一处不知名的地方,这里白雪皑皑,到处一片雪白,可谓是银装素裹,分外妖娆。

  在这白雪皑皑之地,一处谁也不知道的地方却有一座巨大的宫殿!

  没错,就是宫殿。

  这座宫殿,就如同神话中的水晶宫一样,整体晶莹剔透,里面的一桌一椅,都完全是用冰块所雕琢而成,各种装饰品亦是如此,使得里面美轮美奂。

  只是这座宫殿中却透着一股子冰冷刺骨的寒意,让人只觉得没有丝毫的人情味。

  在这座宫殿之中,柳一鸣正坐在一张用巨大的冰块所雕琢成的椅子上面,头发上面带着一层白霜。

  由此可见这里的温度有多低。

  而在柳一鸣的面前,则是坐着一个老人,老人已经满脸的老年斑,就连眼睛中所流露出的目光都很是浑浊。

  和柳一鸣相对比而言,他穿的也很是单薄,仿佛已经习惯了这里的气温一样。

  “柳一鸣,我真是小看你了,你竟然真的能够找到这里来!”老人盯着柳一鸣轻声说道。

  “我女儿在什么地方,我自然会找到什么地方!”柳一鸣淡淡的说道:“把我女儿还给我,我自会离开!”

  就在柳一鸣和对方说话的时候,一个金发碧眼,显得格外妖娆的女人端着一套茶具走了过来。

  女人来到两人的面前,就给两人倒了一杯水,本来还冒着热气的水,倒在杯子片刻间,就隐约中已经有了结冰的意思。

  “尝尝这里的茶!”

  柳一鸣也没有客气,直接端起茶水一饮而尽。

  “告诉我,什么时候让我女儿离开这里?”

  “你应该很清楚,我让你女儿留在这里,是为了保护她,也是看在你我昔日的情分上面,不然的话,你觉得她有资格待在我这里吗?”老人很是猖狂的说道。

  老人的言语虽然狂妄无比,可是柳一鸣却知道,对方说的都是事实!

  “她确实没有资格!”柳一鸣淡淡的说道:“所以现在我不想要让她在打扰你,特意过来接她离开这里!”

  “你可以接她离开,只是你确定你能够保护好你女儿吗?”

  柳一鸣陷入到了沉默中。

  “柳一鸣,你很是清楚,你未必有能力保护好她,在我这里才是最为安全的!”老人轻声说道:“外面的一切还没有结束,她出去,只能够是一个靶子!”

  “只要她待在我这里,不说没有人能够找到,就算是能够找到,我不敌,可也绝对能够护她周全,这点你应该很是清楚!”

  “可是……”

  “怎么,你不相信我?”

  “我相信你,可是我也一定要带她离开!”柳一鸣的态度很是坚定:“她不属于你这里,一直待在你这里,对她不是什么好事!”

  “况且她也不应该知道太多的事情!”

  老人看了一眼旁边穿着十分妖娆的女人。

  女人在接触到老人的目光,立即给老人倒了一杯茶。

  不知道女人手中的茶壶是用什么材料制造而成的,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下,却依旧十分的保温,所倒出来的水,依旧冒着丝丝的热气。

  老人将杯中的茶水给一饮而尽,润了一下喉咙,这才再次开口说道:“柳一鸣,你清楚的,我若是不同意,你别说带走她,人你都见不到的!”

  柳一鸣的双手立即紧紧的攥在了一起,手指上的关节也紧跟着发出了一道道清脆的响声。

  “怎么,你想要和我动手?”老人满脸平静的说道。

  就在这个时候,旁边的女人忽然开口说道:“柳先生,如果我是你的话,我绝对不会动手!”

  “毕竟这里你不熟悉,而且这里一旦塌陷,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,你也很清楚!”

  “况且如果不是我家主子,你觉得,你女儿还可能会活在这个世界上吗?”

  “纵使活着,她又会受到多少的折磨和屈辱呢?”

  柳一鸣攥在一起的双手慢慢的松开。

  女人说的没有错,如果柳倾城不是躲在这里的话,柳倾城所面临的一切,都绝对是狂风暴雨,被人给当成靶子,更是常有的事情。

  所以,面前的老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对柳一鸣还是有恩情的!

  老人见柳一鸣慢慢的松开手,枯皱的脸上立即露出了一道笑容:“咱们也不是仇人,没有必要动手!”

  “我也是为你好,毕竟外面的世道很乱。”

  “况且你也累了,不如也待在我这里休息一下吧,等所有的事情都结束了,你在离开。”

  “我不会留在你这里的。”柳一鸣信誓旦旦的说道:“这里让我不舒服!”

  “可你不得不承认,这里很安全!”老人很是自信的说道:“外面那么乱,各方势力都折损如此严重,唯独我这里完好无损,没有受到任何的波及!”

  “主要是你没有做任何的事情,一旦你插手外面的时间,你看看你这里还会不会安全!”柳一鸣冷哼一声:“打爆你这里,对于外面的人来说,根本不算什么!”

  “所以,我很聪明,也很爱惜自己的生命,外面的风风雨雨都和我没有任何的关系,我也不会去凑热闹的!”老人轻声说道:“倒是你,好不容易抽身而退,为什么还想要在参与进去呢?”

  “更是还想要拉着自己的女儿下水……”

  “少在这里给老子放屁!”柳一鸣脸色一凛,打断了对方的话:“你现在是老实,但是鬼知道你心里面到底在打什么主意!”

  “我女儿放在你这里,我不放心,必须要带走!”柳一鸣重重的说道:“只有她跟在我身边,我才会彻底的放心!”

  “柳一鸣,我说了,人,我不会让你带走的!”老人再次拒绝了柳一鸣:“她来了我这里,我就要为她的生命负责!”

  柳一鸣脸上的寒意慢慢变得浓厚了起来,身上刚刚消失的杀意又再次的浮现:“你真当我不敢对你出手,还是觉得,我拆不了你这里?”

  “或者说,你有绝对的把握,能够将我给干掉呢?”。

  面对柳一鸣这满是杀意的样子,老人的一张脸也板了起来:“你真要动手?”

  “让我带我女儿离开,不然,就别怪我不客气!”

欢迎大家访问:青蛙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qwxiaoshuo.com/book/21127/4288/